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詛咒文化何時休

2020-2-3 17:32| 發布者:cphoto| 查看:2016| 評論:0|來自:臭哈蘇

摘要:詛咒文化作為華夏文化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從文明誕生的那一天起就伴隨著華夏族群走來,直到今天。今天的華夏子孫,雖然經歷了現代科學的洗禮,懂得了文明的價值之所在,也有和善、謙讓的傳統美德加持,但嵌在靈魂深 ...
       詛咒文化作為華夏文化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從文明誕生的那一天起就伴隨著華夏族群走來,直到今天。今天的華夏子孫,雖然經歷了現代科學的洗禮,懂得了文明的價值之所在,也有和善、謙讓的傳統美德加持,但嵌在靈魂深處的詛咒文化卻沒有隨著時代發展而消減,甚至變本加厲,令人膽寒。還是讓我在此再次和大家回顧一下詛咒文化的來龍去脈吧。

       詛咒文化華夏文明的祭祀文化的組成部分,也是忠孝文化不可或缺的構成,同樣是讖緯之術的伴生品。帝王時期,祭祀有著與國防同等重要的地位,且排位優先于國防(禮部在唐代以后形成的六部中的地位也可見一斑)。國之大事,乃祀與戎。在高處建高臺,陳設祭器和祭品,在祭祀音樂的襯托下,在旌旗招展的禮儀陪襯下,主祭代表華夏族群向上天禱告,祈求太平和繁榮昌盛,通過熊熊烈火和濃煙把祭祀信息傳遞給上天;酒肉祭品獻給上天,由此構成盛大的祭天儀式。祭天乃最高等級的祭祀大典,祭天規格甚至高過祭祀祖先。在古代華夏人心目中,祖先作為子孫的代表和中間人,有代表人類向上天匯報并祈求上天護佑的義務,子孫則通過祭祀祖先實現與上天間接溝通交流的目的。這便是華夏祭祀文化的主旋律,即帶有神秘性又帶有功利性的獨特祭祀文化,且功利性隨著時代的推進而逐漸強化。

       古人認為人的靈魂不滅,將會在死后升入天堂或者沉入地獄。升天成仙,入地成鬼。不論鬼仙,都沒有辨別祭祀人善惡的義務,它只會辨識誰的虔誠。虔誠者以隆重的祭祀行為體現并提供豐厚的祭品,或者修建祭祀建筑,而懈怠者則會遭到鬼神的譴責和懲罰,懲罰方式則是施與災難和疾病。

       伴隨著讖緯之術的升級版詛咒之術在漢代已經非常盛行且不斷格式化程式化,且最致命的歷史事件便是劉徹時代的巫蠱冤獄,因此他殘殺了自己的兒子和老婆。最終導致了小皇帝被當朝權臣玩弄于股掌之間的歷史悲劇,從而有了劉賀的悲劇和王莽的篡權。通過劉徹的荒唐之舉,可見在當時的世人眼中,對巫蠱的恐懼和深信不疑。讖緯之術作為一種君臣博弈手段在東漢末期達到了極致,也加速了漢朝的滅亡。這一點,請見我早期所寫的《秦漢帝國》一文,此文是《神權天授的宗法社會》的組成部分。讖緯之術被視為針對帝王的道德約束,而伴生的詛咒文化則在民間盛行和泛濫。到了東漢,詛咒文化則更變本加厲,演變出子孫與死去祖先之間的詛咒和反詛咒的習俗變遷。直接的結果就是封死逝者的棺材,并施加咒語,以防止其靈魂游走出來禍害活人。這一習俗和早期的期盼逝者升天成仙的祈愿文化形成鮮明對照。請參見我之前寫的《孝道文化里的鬼神報應觀》

       由惡鬼變財神,則是明朝后期的創舉。這一當時的富有商人之創舉并非一開始便深入人心,就在財神崇拜開始萌芽的時候,當朝朝廷就嚴厲禁止,摧毀財神崇拜的相關設施,但越禁止越虔誠的結果就是關起門來偷偷的供奉財神,歷史也終于從屢禁不止到蔓延開來。

       詛咒文化的極致,并不是無法升天,還在于無法入地獄。既下不了地獄又升不了天堂才是最悲慘的結局,逝者靈魂難以入地獄安息又不能升入天堂超脫,最終只能在天堂和地獄之間成為無所依靠的飄浮,飄浮在人間游蕩,成為禍害人類的餓鬼,這些餓鬼會尋找道德敗壞者在其身體虛弱時或者無辜的孩童施害,成為人間最為痛恨的惡魔。而活人則祈求咒語封殺這些惡魔的存在,試圖將這些飄浮惡魔收納后予以鎮壓,以還人世間的太平安靜。但人類又離不開這些飄浮的靈魂恫嚇和道德恐嚇,并藉由這一恐嚇手段約束活人的道德行為,以便維持人世間的倫理行為和道德規范。也因此,還不能也不允許把所有的餓鬼飄浮統統收拾殆盡。

       隨著漢朝覆滅,在讖緯之術和詛咒文化被廢置,外族入主中原且被帶來的佛教文化大體取代之后的幾百年,儒釋道都在爭先恐后的扮演帝師文化的捍衛者角色,直到歷史上唐宋八大家的不斷努力,終于再次把儒教推向正統。儒家思想擔綱正統之后,讖緯之術和詛咒文化的升級版也再次登峰造極了,其伴生物就是之后的財神崇拜(也預示著商業文明的盛行)和地方安全守護神崇拜。

       華夏歷史是一部道德批判史,自然而然的,對歷史上的每一次自然災害都冠以道德綁架標簽,以至于承載東西南北地理方位和24節氣及時間標示的28星宿都以神靈名稱命名。自古至今,每當災難來臨,每一個人都是受害者和潛在的受害者,華夏人民生來有一個難以驅離的嵌在骨髓里的傳統觀念,那就是災難落在別人身上是活該,落在自己身上是倒霉。同樣的,當好事降臨到別人頭上時是幸運,而落在自己頭上時是應該。

       當人們已經享受著現代科學所賦予的最大便利和極大物質滿足之時,人們對歷史的了解并沒有隨著歷史研究的不斷深化而獲益,也沒有伴隨著自己物質財富的增加而增多對自己的文明的過往的更多認知,物質豐盈也沒有改變大腦的知識匱乏的靈魂空虛的枯竭狀態。當人類需要普遍的慈善之心和慈善壯舉的時候,需要眾人對自己更加自律和對他人施以慈悲的時候,如果僅靠自私性的咒語依然漫天飛來護佑自己,那么這個民族共和體距離現代文明依然還很遙遠,依然沒有脫離蒙昧和原始……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相關閱讀

圖文熱點

熱門推薦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