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全球傷停時刻:失真空寂下的城市新景觀

2020-3-27 09:41| 發布者:cphoto| 查看:3008| 評論:0|來自:澎湃新聞

摘要:林路(上海師范大學攝影專業教授、碩導)面對來自世界各地近40位攝影師拍攝的受疫情影響下的各大城市的景觀,我恍然聯想到數十年前德國藝術家夫婦伯恩·貝歇和希拉·貝歇的景觀攝影。只不過當年這樣一種類型學的研究 ...

林路(上海師范大學攝影專業教授、碩導)

面對來自世界各地近40位攝影師拍攝的受疫情影響下的各大城市的景觀,我恍然聯想到數十年前德國藝術家夫婦伯恩·貝歇和希拉·貝歇的景觀攝影。只不過當年這樣一種類型學的研究,帶有觀念藝術色彩的數十年的積淀,變成了當下數十人在如此短暫的時間段里構成的另類景觀。 如果說當年貝歇夫婦最為重要的貢獻就是以其關鍵詞“工業考古學”,為景觀攝影創建了風格獨特的類型學樣本,這一次,空城的景觀更是染上了痛徹心扉的魔幻主義色彩!

米蘭/紐約/巴黎/圣保羅©NYTimes

將這組畫面歸入“景觀攝影”并無不當——近年來熱門的景觀攝影,主要是指一種建立在冷靜、理性和相對客觀的觀看方式主導下,以“人造景觀”作為拍攝對象的攝影類型。從視覺表達上看,它很像電影中常出現的“空鏡頭”,其畫面中很少有人物出現,并往往體現著一種拍攝者對社會景觀現場的凝視(gaze)和“無表情外觀”(Deadpan)。詭異的是,這次的拍攝無需刻意去尋找生命中的荒誕,這些似乎一瞬間“站在”攝影師面前的景觀,即便是在千百次的凝視之下,也依然“無表情”地給人以“致命的一擊”!

和以往的景觀攝影一樣,大多關注人類介入的風景,也就是“人造景觀”,攝影師在拍攝的過程中很少讓人出現;蛘呒幢闶浅霈F了人,人類的痕跡也是非常渺小的。但詭異的是,在這類圖像中,很容易感受到一種人的痕跡,以及基于這種痕跡所隱含著的某種人的存在狀態。在這些“空鏡頭”般的“無表情外觀”攝影中,為人們呈現的卻是當下社會現場尤其是都市中最為豐富的視覺現代性面孔。這樣一種特殊狀態,為疫情下的世界圖景,帶來了更多值得咀嚼的觀念聯想。

紐約

城市交通樞紐,沒有往日人氣。

©Victor J. Blue

洛杉磯

沒了足跡,圣莫尼卡的海灘無法辨識。

©Philip Cheung

倫敦

歡迎來到晚高峰時間

© Andrew Testa

慕尼黑

沒有人通勤的地鐵。

©Laetitia Vancon

圣保羅

劇院關閉之前的最后一場表演。

©Victor Moriyama

莫斯科

我和我的觀眾,直播中。

©Sergey Ponomarev

北京

一個以夜生活聞名的地方,一位孤獨享用晚餐的人。

©Gilles Sabriéfor

加拉加斯

委內瑞拉全國隔離的第二天。

©Adriana Loureiro Fernandez

巴塞羅納

鴿子成為了蘭布拉大街的主人。

©Maria Contreras Coll

美國新澤西州

一家美食餐廳營業中,僅限外賣。

©Bryan Anselm


123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